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壳之家

大树是鸟儿的家,天空是星星的家,稻壳是种子的家。

 
 
 

日志

 
 

两个冬天 他们在长治圆梦  

2009-04-21 14:4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一个梦想:项目部正副经理聚首长治

  2007年1月25日,辽宁两锦大洋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李韶华,穿行1000多千米,来到了山西省长治市。他在这个有生以来从未涉足的地方一待就是725天。李韶华说,像是在做梦,如果不是那小子哄我,鬼才来。

  他要见的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他5天了。

  5个月前,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在这里奠基。5个月后,长治的气温降至零下15摄氏度,鞭炮的碎末还记录着当时的喧闹。旷野的雪地里,推土机一字排开,哼哧地冒着黑烟。北风呼呼地吹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李韶华腾地放下行李,用冻僵的手捂住通红的脸。

  雪地里咯吱咯吱地响,对面走过来的人正是他要见的人——特高压晋东南项目部经理贺虎。李韶华将担任项目部的副经理。

  “什么都没有啊?”“是啊!这不等你来,一起干嘛!”“你小子害我啊!”“怕苦你就回去吧!哈哈哈。我是啥也不怕!”

  风呼呼地吹,哥俩一天都不停歇,甩开膀子干开了。

  第一步是建设工地临时用房。他俩写好请示后便动手设计图纸,图纸设计好了就买材料,找工人搭建住房。活动板房是塑料的,屋内外温度相差无几。为了解决保暖问题,他们又到镇上买了几床厚被子和棉大衣。由于地处偏僻,吃水、吃饭也成了问题。哥俩开着一辆借来的小皮卡,买来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尽管弄得狼狈不堪,哥俩还互相取笑对方“出得厅堂,进得厨房”。自称粗人的贺虎做起针线活一点都不含糊,而李韶华穿针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则让人想起张飞。

  贺虎说,针线活也是中国功夫,电网建设是另一种“穿针引线”嘛!特高压的“第一针”咱可得把它穿好。

  何时施工最难:项目部经理说“大约在冬季”

  冬季在诗人眼里是浪漫的,雪花飘飘,白雪皑皑;在动物王国里则是休闲的,一眠到底,管它西风北风,全不相干。

  可是,冬天在晋东南变电站工程监理邵泽福的眼里,既不浪漫也不休闲。2007年2月的一天,他围着正在浇筑的设备基础转了几圈,找到贺虎:“这基础的保养比夏天工艺要复杂得多,咱可不能返工。”贺虎当即找来几个专家现场论证。混凝土凝结温度不达标,出来的强度就不够,就会出豆腐渣工程,可是工期又不能耽误。于是专家就建议“搭棚子”——在棚子里生炉子加温。几天内,各个基础上方都被盖上了棚子。

  见此情形,山西电建四公司项目经理毕世斌乐了:“这玩意,比人都金贵。”贺虎接茬说:“这就对了,这是中国第一个1000千伏变电站呢。”

  混凝土质量问题解决了,贺虎还是放心不下。晚上等大家都睡了,他摸到李韶华房里:老李,咱俩去工棚转转。李韶华也在琢磨这棚子的安全问题。哥俩一拍即合,拎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来到工地。他们每走到一个棚子旁就敲打一下:“有人吗?不要睡着了。”贺虎知道,生炉子取暖容易一氧化碳中毒,必须有专人负责通风。

  “一连3个多月,每晚轮班去棚子喊话,坚持下来可不容易啊!”贺虎说到冬季施工时,竖起大拇指说,“参建单位好样的!260多个保温炉子在工地上同时使用,没有出现一处隐患。”

  今年11月,晋东南站提前进入冬季施工。虽然没有了去年基础浇筑的场面,可构支架安装及调试工作很多是交叉作业和高空作业。500多人,20台挖掘机等大型机械施工,安全问题也不可小视。贺虎一家单位一家单位走访,查工程安排和危险点预控措施,一圈下来一上午就没了。

  笔者问,这里什么时间施工最难?贺虎一笑:大约在冬季。

  共同圆梦人:每个来此都变得“很好说话”

  进入施工场地,发现参建单位负责人的大幅合影已经被阳光晒得有些褪色了,可他们眉宇间透露出的豪气丝毫不减。

  贺虎说,那张照片拍摄于2007年年初。当时,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天南海北的人凑到一起来。要把这些生活习惯不同、文化风俗不同的人整到一块干活,不是件容易的事。贺虎觉得,应该拍一张各参建单位主要负责人的照片,放在施工场地的入口处,时刻提醒大家是一个整体,增强凝聚力。

  “这张照片就像一面镜子,每次路过入口,心里都升起一股荣誉感,感到我就是这里的主人,或者说干不好就觉得丢脸。”邵泽福说。

  奥运会期间,正值构支架安装高峰期,贺虎给国网交流建设有限公司内部刊物题写感言:“同一工程,同一梦想。”这也是项目部融合文化的真实体现。

  这是电网建设史上融合力度最大的一个工程,数万人在协作施工,每个人都是,也必须是求大同、存小异,相互配合、相互理解。湖南送变电公司的周振国在电气安装阶段进入工地,发现成品保护得很好:“上一个工序不留尾巴,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李韶华说,不管你是什么样脾气的人,一到晋东南工地上来,都变得“很好说话,和和气气”,大家合作得挺愉快。

  树一种标准:贺虎们全神贯注“厚积厚发”

  与其说这是中国电网建设的一个新起点,倒不如说这是这一代电网人的新起点。因为,期盼多少年的特高压工程,将在他们手里变为现实。

  贺虎说:“干电网建设几十年了,1000千伏工程还是第一次。把特高压首站交给我,这是多大的信任!越是对我们信任,我们越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特高压工程干不好,是砸牌子的事,我不干!”

  不仅不能砸牌子,还要树牌子。贺虎从2007年进入工地开始,就带着一种树立“标准”的心态来做事。他理解,这个工程是“厚积厚发”。“厚积”是指他几十年电网建设经验的积累;“厚发”就是要将他“七十二般变化”都用到工程上,为1000千伏电网建设建立“标准”。

  1000千伏设备区入口处,巨石雕刻成的特高压书本呈现翻开之势,寓意中国电网建设翻开崭新的一页。而这一页,必将进入世界电网建设历史。在贺虎看来,晋东南站这一笔,体现的绝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水平,而是这个时代电网建设者的水平。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