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壳之家

大树是鸟儿的家,天空是星星的家,稻壳是种子的家。

 
 
 

日志

 
 

杨怀伟:痛并快乐的电力建设幸福人生  

2010-10-23 19:5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岁,他独自上山砍柴,马车撞到树上,马蹄卡在石缝里,车散了,好在人抱着一棵树,小腿轻伤。

  时有冰凌落下,树枝“吱吱”地断裂。对着雪山,他嚎啕大哭,没人理,却听到了狼叫。他坐下,揉脚,找棍,救马,咬牙,一瘸一拐,下山。

  傍晚,推开门,对父亲说,差点没命。父亲扔下斧子,拿袖子擦干他额上的汗珠,两人抱头痛哭。

  抹眼泪,他发誓,长大了要做强大的人,那才叫幸福。

  “幸福是不露齿的憨笑”

  刚上班不久的一天,师傅一努嘴,“你,拿上腰绳(安全带),跟我走。”

  跟着师傅,他来到一基刚刚立好的铁塔跟前。师傅三下五去二,蹭蹭地爬到了10米多高。

  “今天发转正工资,钱在我这,你来拿。”这是电建队伍里立的规矩。

  他看看天,看看地,看看铁塔,看看师傅。他豁出去了,上就上,谁怕谁。

  眼看就能够到师傅的胳膊,手一伸,师傅“蹭蹭”又爬了数十米。

  他往下一看,妈呀。一边爬,他一边暗暗地骂,骂完学校骂单位,骂完单位又骂自己不争气,腿直抖。

  风呼呼地,吹在身上,他感到腿软,眼黑,地心引力越来越大,像是快要被吸下去了,他下意识地抓紧铁塔。

  他想,这要是掉下去,一定摔破脑袋,最次也是摔得腿断胳膊折。父母可算是白养活自己这么多年,自己也是白读了这么多年书了。

  越想越怕,越怕越告诉自己不要想,可越告诉自己别想,越是想。

  他再一想,10米掉下去和50米掉下去,不都是一样的结果吗。一咬牙,爬吧。

  师傅在上面大声喊,傻小子,大伙等着这钱搓一顿呢?你得争气!

  塔下的工友轰地笑开了,他气不打一处来,对自己说,你要像个爷们,大不了就摔死,爬!

  小时候一个人打过狼崽,被母狼逼到山谷里,跟人猎过野猪,被追到悬崖边,对峙一天一夜,都没怕过。

  可今天,越往高处爬,越觉得风大,塔晃得厉害,他抱得更紧了,安全规程里说的每一个细节都不敢疏忽。

  突然,脚下螺丝往下沉了一点,他脊梁骨一紧,后背凉飕飕地,胳膊上的汗毛根根竖立,鸡皮疙瘩清晰可见,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了下来,滴在塔材上,吧嗒吧嗒。

  师傅在50米左右等着他。

  “我不算怂吧?”

  “凑合。”

  听到这样的评价,他更气,头也不回又爬了20多米。回头,对着师傅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忽然,一团乌云飘了过来,师傅喊,雨就要来了,转到塔内侧,别再往上了。他猫在塔材上,刚调整好姿势,铜钱大小的水珠打在钢材上“当当”地响,几次将安全帽打歪。

  近在咫尺的塔材,看不见,只能摸索着抱紧。此刻,爹亲娘亲,不如铁塔亲。

  雨水顺着帽檐形成一个水帘子,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从胸口顺着肚皮,沿着大腿直流到鞋里,汩汩地往外涌。

  野外天气多变,约摸10分钟,风停雨住。师徒掏出望远镜,递到他面前说,你看看项目部的操场吧。

  在百米开外的项目部操场上,工友们在抢望远镜,在看他呢。桌上竖着两条白色的阿诗玛,那是赌注。

  师傅说,今天没丢人,以后也不许丢人。

  在70多米的铁塔顶上,他一言不发,憨憨地朝着师傅傻乐。

  “幸福是为真爱结一张网”

  从此,他一爬就是14年,爬过的塔不下一千多个。只要是座铁塔,他都知道哪个地方有几个螺帽,哪个地方用的什么塔材,几个厘米的。

  那一年,他当上了队长,可美中不足,还是光棍一条。师傅说,铁塔都同塔双回了,成双成对,小子该找个媳妇了。

  父母着急,四处求人给儿子说媳妇。

  听说人长得帅气,吃过苦,人家也乐意。

  可约见面总也见不上,不是在深山里,就是在野地里。人家一听,什么工作,几个月都见不着人。等到他从工地上回来,安排时间跟人家见面,一打听,介绍的女孩有的早已为人妇,恨不得孩子都牙牙学语了。

  工期紧张的时候,他3年就回一趟家,看到儿时的伙伴当了爹,他抱起胖娃,举过头顶,胡子拉碴地扎得小家伙咯咯笑。

  村子里老人问,小子媳妇没带回?他无奈地笑,在丈母娘家养着呢。

  一天,这个女孩就真的出现了。

  女孩的爸爸是电建的老党员,比谁都了解电建人的苦。女孩心疼他,每次他去工地,她都要准备好小药包。电建队里几乎人人都有关节炎和胃病,久而久之,这个药包也就成了队里公用的。

  交往一年多,一天他突然问她,“你为什么叫我蜘蛛人?”

  “我看你又爬塔,又‘吐丝’的,身上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她答。

  “吐丝?”

  “吐丝!”

  当他明白“吐丝”就是放线的时候,他猛地拉着了她的手说,我们结婚吧。以后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能感受到家这张网的幸福。

  从此,媳妇在家吐丝结网,身为队长的他就在外地吐丝结网。两张网根根相连,难以分开。每次到新工地,媳妇总要打个电话来给他鼓鼓劲。家里老人身体有恙,也不用他吱声,媳妇就给照顾得妥妥当当,出院了,来个电话报个平安。孩子出生后,媳妇干脆辞了工作,一门心思编织温馨的网。

  2007年的一天,他结网吐丝的本领得到了认可,被调到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担任项目经理。结了这么多年的网,他都没有像这一天,觉得“使命”二字重如泰山。

  他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张或者好几张网。特高压电网,是一个国企本着对祖国能源安全与发展负责的态度,做出的科学选择,这张网更多承载着责任和使命。

  他平时爱看琢磨电网,他说,有煤、有水、有风的中西部没有多少用电量,而东部和南方用电需求大的地方,却没有资源。电网就是一个传送器,把清洁能源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同时又带动了资源地的经济发展。投运一年多的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也佐证了,用特高压电网输电比输送煤炭更经济,更环保,更符合我国国情。

  他说,幸福就是为真爱结一张网。国家电网人深深地爱着自己的祖国,所以要结坚强智能的电网,服务经济发展,服务民族复兴,服务各族群众的生活。

  问题的要害和关键,是在于你必须干成!他说。

  可光凭热情,是干不成事业的。若干年前的一场冰雪灾害,让他火线入了党。2008年,雪灾又来,工地上,最能吃苦耐劳的民工,冻得连工钱都不要了,一晚上跑了4个,丢下一句话,剩下的都是不要命的。为了保证工期,他领着百名共产党员在零下40度的野地里奋战50多天,渴了就拿手电筒柄敲下铁塔上的冰凌,饿了就啃几口硬得像石头一般的冷馒头。

  “幸福是蓝天下的飞驰”

  “幸福是蓝天下的飞驰,不要发展了经济,没有了蓝天碧草。”他对草原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来呼伦贝尔大草原,是承建一项电能输送工程,将三个电厂的电能,源源不断地送到全国各地。

  广袤的内蒙古东北部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聚居着蒙古、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汉、满、回、朝鲜等33个民族。

  初到内蒙古,他被这里的天然美景所吸引,琴声悠扬,奶茶浓香,羊肉鲜美,人间天堂。可是当他走进蒙古包里,当粗犷的男人邀他坐在热乎乎的炕头,捧出心爱的美酒,和他一起品尝热气腾腾,浓香四溢的母鸡炖猴头蘑时;当开朗、热情、温柔、好客的女子捧出新鲜、芬芳的野果时,他心中有一种酸酸的感动。

  “这种酸酸的感动,时常会让我热泪盈眶。”他说,社会在发展进步,而草原的兄弟姐妹们也应该共享这种进步的成果。

  最初,他以为,牧民不需要电,也一样能生活。可是后来发现,搬出来的牧民有了电与没有电的蒙古包,截然不同。搬迁的牧民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房间,装上了太阳能的热水器,看着全国几十个电视台,在网上传播着美丽的草原,阿尔山地区的旅游业也随之发达起来。

  “既要蓝天白云,又要经济发展,正是国家电网践行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措施。”他讲起了草原的那些事儿。

  一次,他带领工程监理去第一标段检查放线质量,路遇千头羊群过马路。司机准备下车去赶羊,他示意不要惊扰这些生灵,他说羊群是草地上的白云,白云是天空中的羊。为了等羊群完全过去,他特意把车上的警示牌放在前面路中间,防止有车惊散羊群。

  等这些羊群过去,足足等了三十多分钟。

  正说着,车内响起歌曲《我和草原有个约定》。他兴致勃勃地跟着唱了起来,他说自己跟草原的第一个约定是防火。冬季施工异常寒冷,很多外地人不懂防冻,裸露在外面的额头冻得发黑,皮坏死了好几层,耳朵冻破了,流着脓水。为了取暖,他特意到厂家定制内燃的煤油炉,解决明火外露的问题,由于管理到位,500多个寒天,上百只煤油炉没有发生一起明火外露事故。

  他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属于草原儿女,都属于全国的老百姓,国家派我们来帮忙搞建设,谁都没有权利搞破坏,那会断了子孙的后路,人类的未来。

  “不管是来帮忙搞建设的,还是来旅游的,都要遵循一个准则,除了微笑,什么都不要留下,除了回忆,什么都不要带走。”说这话时,他笑出了鱼尾纹。

  那鱼尾纹里,分明荡漾着幸福。一如扎赉湖上泛起的涟漪,在波光中,仿佛看到蓝天白云,仿佛看到骏马奔驰,仿佛看到“三叶草”风机翩翩起舞,仿佛看到全国各族儿女在草原上载歌载舞,歌唱祖国,歌唱共产党……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他只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他只是数万电力建设者中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一员。

  可就是这一棵棵普通平凡的小草,在阿尔山烟雾缭绕的不冻河边,在满洲里轰隆隆跑着的火车线国门前,在鄂温克族聚集点开满小白花的草地上,站立成一基基雄伟的铁塔。

  他说,每当看到牛羊成群,铁塔巍峨,草原儿女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这就是电力建设工人的幸福。

  他叫杨怀伟,国家电网公司交流建设分公司呼伦贝尔能源基地外送输变电工程项目经理。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